首页 >> 玻璃种天价

五分赛车计划: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诱杀凌霄境强者(一)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虽说撼天功在风雷城的绝学功法中只能排第四,但从眼前战局来看,子颜风却丝毫占不到一点便宜,只能勉强与雷武焰打成平手。

两人出手速度极快,不过眨眼功夫,便已经生生碰撞了四五十次。 相比于子颜风而言,冷冲玄和君战天二人就显得比较狼狈了。 因为在他们二人对面,可是环伺着三位超级强者,分别是玉虚门的桑云坤、龙吟山的龙战野和天象阁的镜空明。

这五人之中,以镜空明的实力最弱,只有凌霄境二重巅峰修为,但因为对方多出一人,冷冲玄这边依旧占不到半点便宜。

虽然两人已经在全力出手,但在对面三人那密不透风的夹击之下,气势可谓一跌再跌,大有随时被击破的架势。 当然,比冷冲玄二人还要惨的,是其余那些凌霄境强者。

因为凌霄境强者数量悬殊,青云楼一方从一开始就落在了下风,属于被压着打的一方。

尽管这些强者在出手之前,都已经服用了傲苍笙早先送与的丹药,却依旧难以招架对面那些凌霄境强者的狂轰猛打。

不过只是短短了几息功夫,便已经有人受了重伤。

这时候,傲苍笙之前炼制的那些回元丹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 若非那些回元丹迅速修复在场受伤强者的伤势,恐怕青云楼一方已经有强者陨落了。

眼见局势紧迫,傲苍笙不敢迟疑。 右手迅速一拂脸颊,那张百变面具顿时消失不见,将他本来面目显现了出来。

随即,他瞅准一位被夹击的强者,身形一闪,便朝敌人身后杀了过去。 “砰”随着一道剑光撕裂虚空,正在围攻那位强者两人中的一人,突然身体一颤,宛如被巨石砸中后背,胸口竟忍不住传来一阵窒息之感,好在并没有受到重创。 突然被人偷袭,那位强者立时变换身形,同时迅速转过身来。 可是当他看到身后偷袭他的人后,原本充满愤怒与狰狞的面容之上,却突兀的涌上一抹愕然与诧异。

对面那人好生面熟?是谁呢?那位强者脑海中首先冒出了这么一个疑问。 可是当他再次皱眉去看傲苍笙时,一个人影立时便从他的脑海中冒了出来。

“傲苍笙!是傲苍笙!”微微一愣之后,那位强者突然惊异的大吼起来。 他的声音迅速荡开,让原本处于乱战之中的其他强者,也都不由手底下一滞,齐齐朝这边看来。

“不好,这小子怎么来了!”听到那位强者的呼喊,君战天忍不住一侧脑袋,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。 只是一眼,他的心里便“咯噔”一下,暗叫糟糕。 身为凌霄境三重强者,君战天自然知道凌霄境强者的战斗会有多恐怖!他不否认傲苍笙的实力与天赋,假以时日,也许在场的任何一位强者,都不会是傲苍笙的对手。

可是现在,傲苍笙突然出现在凌霄境强者的战场,那分明就是送死。 即便没有人主动向他出击,单就战场中的余波,便不是傲苍笙一个真龙境强者所能承受的。 正当君战天暗自心焦之际,忽听雷武焰大喝道:“抓住他,本座要活的!”“属下遵命!”话音未落,先前被攻击的强者立即转身,从原本的战圈中抽身而出,宛如一头瞧见肥羊的饿狼,狞笑着扑向了傲苍笙。 见此情形,君战天和冷冲玄不由脸色大变。 虽是有心替傲苍笙解围,奈何自身处境都岌岌可危,根本抽不出手援助傲苍笙。 这时候,忽见战圈之中又冲出一人,朝着傲苍笙刚刚逃走的方向喝道:“元奎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听到这声吼,那位紧随傲苍笙的强者连忙朝身后摆手道:“我一人便可捉住这小子,封卢,你还是留在这里围杀敌方贼子吧!”然而身后之人似乎并没有听到元奎的话,身形一闪,便追了上来。

看到多了一人与自己抢功,元奎的脸上陡然浮上一抹不悦,冷哼一声道:“不是说了吗,捉住那小子我一人足矣,你还来。

”没料封卢嘿笑一声,竟语含讥讽道:“擒拿傲苍笙乃是大功一件,元奎你难道想一人独吞?”见自己的心思被封卢点破,元奎心中更是不快。 但碍于形式,却只能哈哈一笑:“封兄说什么呢?我是怕被青云楼的贼人跑了,届时雷城主怪罪!”封卢冷哼一声,并未理会元奎的狡辩,猛然加快速度,径直朝前面的傲苍笙追了过去。 元奎见状,心中的不忿顿时化作一腔怒火,冷哼一声道:“可恶,当真是可恶!”说着,他也不甘落后的朝傲苍笙紧追而去。

或许是贪功心切,这两人均没有发现,以他们两位凌霄境强者的速度,竟迟迟未能追上傲苍笙的步伐。 傲苍笙的速度很快,片刻功夫便冲出了风月城,朝着风月城西边疾驰而去。

为了不让身后两个敌人觉察出异状,有好几次傲苍笙都故意放缓速度,等到两人快要追上他时,再拼命发力。

如此有过了几个呼吸,风月城已经被这三人远远甩在了身后。

远处的打斗声依稀还在,却已经不似方才那般震天动地。

见此情形,傲苍笙开始渐渐的放慢速度,让敌我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。

看到傲苍笙逐渐露出疲态,身后的元奎和封卢二人,不由同时露出一抹喜色。 可就在他们马上要追上傲苍笙的时候,元奎的脸色却骤然一变,仿佛机警的猎犬嗅到了危险,突然一眯双眼朝四下打量起来。

看到元奎一脸的谨慎模样,封卢忍不住讥笑道:“一个区区真龙境的小子,也能把你吓成这样?”元奎白了封卢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地方有点不对劲,前面似乎有埋伏。

”“埋伏?”封卢笑的更欢了,一脸不屑道:“什么样的埋伏,能够伏击咱们两位凌霄境强者?你这家伙莫不是脑子进水了?”。

标签:玻璃种天价,总裁别那么紧,贵阳衢州高铁